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查看: 173|回复: 0

经方温阳法治疗癫证一案

[复制链接]

51

主题

53

帖子

468

积分

实习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468
发表于 2019-5-22 22:1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艾玛 于 2019-5-22 22:11 编辑

作者:赵杰  李跃进

癫证是中医病名,多见于现代医学讲的忧郁症、强迫症、精神分裂症等,本病属于中医学“郁证”范畴。

癫证初期以情感障碍为主,表现情感淡漠,生活懒散,少与人交往,喜静恶动。若病情进一步发展,可出现思维障碍,情绪低下,沉默寡言,学习能力下降,直至丧失生活和工作能力。病情更甚者,可出现淡漠不知,喃喃自语,终日闭户,不知饥饱。初病属实,久病则多虚实夹杂。癫为气郁、痰阻、血瘀,久延则脾气心血亏耗。

许某,男,35岁,银行职员,2017年6月19日首诊。

患者由近60岁的老父亲陪诊,其父讲述患者2年前因生意失败后负债累累,精神受到刺激,最初表现为心情抑郁,自责不已,不喜欢与人交流,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淡化,但是相反,患者近1年来情绪仍低落,严重影响到工作和生活,不喜欢与人交流,反应迟钝,常默默流泪,好卧床,眠多,不喜阳光。

近3个月来,除三餐时被家人叫醒吃少量食物以外,其他时间均在睡觉,饭后立刻又入睡,有时甚至整天不吃饭,睡觉时并不安稳,常常惊慌失措地坐起来,醒来又睡,反反复复。

在整个病史的讲述过程中,患者本人除伸出手臂让把脉之外,整个人处于走神状态,沉默呆滞,表情呆若木鸡,少言寡语,望之其体型偏胖

舌诊:舌苔黄腻,舌尖红。脉诊:左右脉以沉滑为主;

辨为癫证-真阳不足、痰气郁结证。

处方以平胃散合小陷胸汤合吴茱萸加附子理中汤为组方:

瓜蒌30g,姜半夏15g,苍术30g,厚朴15g,吴茱萸30g,白芍30g,附子30g,黄连10g,党参30g,生姜30g,羚羊角粉2支。     3剂

2018-6-22查房:连服3剂后,诉咽痛,

脉诊:右寸浮滑关沉滑尺沉,左寸沉关滑微聚尺滑,

前方去黄连加竹叶石膏汤清肺热,竹叶10g、石膏30g、麦冬30g,柴胡30g、黄芩10g 散瘀热,主方不变。


2018-7-13查房:症略同前,

脉诊:右寸滑弱关沉弦弱尺上沉细紧尺下沉弱,左寸弱滑关涩尺沉,以前方去柴胡、黄芩,加陈皮、川贝、枳实,加重附子用量,处方如下:

瓜蒌30g,姜半夏15g,苍术30g,厚朴15g,吴茱萸30g, 白芍30g,附子30g,党参30g,生姜30g,淡竹叶10g,石膏30g,麦冬30g,陈皮60g,川贝10g,枳实10g,7剂。

药后大便偏多,咽痛减轻,精神好转,白天睡眠时间减少,可见患者坐于床上玩手机,但是患者反应仍迟钝,

脉象:左寸弱关沉滑浊尺沉,右寸弱滑关沉弱滑尺沉。

处方:前方去石膏、淡竹叶,继服1周。

随证加减治疗20余天后情绪较前开朗,精神正常出院。


治疗前一周,患者不论昼夜一直处于睡觉状态,即使白天也是鼾声如雷,查房时叫醒也是简单说几句话,对答基本切题,经常忘记吃药,不是不记得冲药,就是冲了忘记喝,经医护人员不断提醒才能按时吃药。服药半月后患者睡觉时间明显减少,查房时可见坐于床边,也可见其在楼道中活动,服药1个多月后性情大变,睡觉少了,大家开玩笑说“睡不醒的男神终于醒了”,夜间按时入睡,白天按时吃药治疗,很少看到他白天睡觉,表情变得丰富,话语也多起来了。

癫证,是精神失常的疾患之一。正如《寿世保元》中所说:“癫者,喜笑不常,癫倒错乱之谓也。”由于患者精神异常,少言寡语,很难通过患者的口述了解病情,给四诊合参带来一定困难,故笔者认为除向其亲属了解情况,得知一些发病因素及病程经过外,审察病机,审证求因,是一个关键问题。

赵杰老师认为,癫证等神志异常的疾病,常由负性生活事件引起,出现  一系列异常的应激反应的表现。 应激被定义为一种体内平衡不协调或内环境稳定受到威胁的状态,可引起生理和行为上的适应性反应。应激主要可分为生理性和心理性应激,对大脑的功能和结构,以及整个机体系统都有显著影响。机体通过下丘脑-垂体-肾上腺(HPA)轴和交感神经系统的介导对应激产生生物学反应。

赵杰老师认为,传统中医理论与现代医学在认识人体功能上有共通之处。中医讲肝的生理功能是“肝主疏泄”,“肝主藏血”。意思就是说,肝主一身气机,调节气的运动变化,进而影响人体情绪调节、血液津液运输、脾胃运化、胆汁排泄、女子排经排卵、男子排精;以及肝对血液的储藏、调节血量以及防止出血的功能。

由此看出,中医讲“肝”的功能,其实就和现代医学讲“下丘脑-垂体-肾上腺(HPA)轴和交感神经系统”主导应激反应的功能是一致的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当一个人被激怒准备吵架或战斗时,人体的表现是心搏加强和加速、新陈代谢亢进、瞳孔散大、血液分布到四肢和头部,疲乏的肌肉工作能力增加等,这就是人们见到的“怒发冲冠”的现象;而此时腹腔内脏及皮肤末梢血管收缩,这就是人们常常见到的“气到吃不下东西”,消化不良、食欲不振的症状。这其实就是交感神经兴奋时的表现,这同时其实也体现了“肝主升发气机”和“肝调节血量”的功能。

人体血量是一个定量,当我们进行思考时,会调集大量的血液到头部,为大脑供能以思考如何应对出现的问题。如果我们遇到的是一个负性生活事件,让人感到陌生复杂且痛苦和苦恼的问题,往往会消耗身体大量的能量来思考该如何应对。要是不能及时调整,心理上的问题很快就会引起到身体上的问题,它的机理就在于此。

就像我们的这位患者,最开始是遇到工作上的一个挫折,心理上的一个重创,成天都在想着这件事,大脑不得一时空闲,由最开始的“下丘脑-垂体-肾上腺(HPA)轴和交感神经系统”兴奋过度,能量消耗多度,到后期,能量不足,呈现一种“下丘脑-垂体-肾上腺(HPA)轴和交感神经系统”功能的抑制衰退状态,就是中医上讲的肝阳不升,肝气郁结。就是因为大脑思虑过度,导致精神不振,嗜睡但是睡眠易惊醒。而胃肠道长期空虚,表现为不思饮食,这就是中医上讲的“思虑伤脾”“肝木克脾土”的表现。


至于为什么患者食欲降低,反而还体型偏胖?

现代医学认为,HPA轴调节失常会导致激素水平紊乱,进而导致代谢紊乱的疾病。

中医的认识有异曲同工之妙:肝气不舒,脾气不运,水液代谢障碍,成痰湿水饮等病理代谢产物,堆积于体内,则臃肿肥胖。痰浊随肝气上逆,蒙蔽心神,而出现“心无所倚,神无所归,虑无所定”的精神症状。长期痰浊不利,郁而化热,则舌苔表现为黄腻苔,脉象是沉滑脉。能量消耗过度,阳气不足,表现为沉脉,痰浊化热表现为滑脉。

所以,我们在治疗上,通过中药来调“肝轴”,升发肝阳,健脾助运,化痰浊,益心神。以附子理中汤温补中焦,吴茱萸汤加白芍养肝、柔肝、暖肝,加苍术、厚朴燥湿运脾,小陷胸汤清热化痰,宽胸散结,促进痰浊排泄,故痰去心窍通而神自复。
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